《過去沒》馬為何高調辦習馬會三週年研討會邱毅剖析

  中評社台北11月7日電(記者 倪鴻祥)今天是2015年“習馬會”三週年,馬英九基金會7、8日舉行“馬習會三週年政策研討會”。中國國民黨前“立委”邱毅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馬英九辦研討會並非真的要替兩岸僵局找出路,否則馬應先交待執政8年為何沒做到兩岸軍事互信機制與兩岸和平協議。

  “馬習會”於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舉行,上午的研討會在台灣大學法學院霖澤館國際會議廳舉行開幕式,議程共兩天,馬英九親自主持致詞,這是他三年來首次以此為題探討兩岸關係,也是馬英九基金會7月底成立後首次舉行的學術研討會,尤其在11月24日縣市九合一選舉前夕舉行,凸顯兩岸關係與地方發展的重要性。

  邱毅表示,馬英九在“馬習會”三週舉辦研討會,而沒有在滿週年、二週年舉行研討,其實有幾個動機,一是馬英九知道台北地檢署起訴他、台北地方法院審理的三中案(國民黨黨產處分案,即中影、中視、中廣)“在劫難逃”,知道民進黨不會在這案子放過他,所以他要找過去執政8年最能讓國際、兩岸關注的事情,也就是“馬習會”。

  他指出,二是馬英九為了2020大選舖陳,所以馬邀請與會的多半是與馬交好、“自己人” 或馬提拔過的人,例如真正兩岸的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擔任過陸委會副主委、“經濟部次長”及“國安會”副秘書長鄧振中、前陸委會主委賴幸媛,甚至馬親密戰友、前“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都沒出席。

  邱毅分析,這個研討會並不是真的要替兩岸僵局找出路,否則馬英九都找了綠營洪奇昌、許信良,也找了曾在綠朝為官的林碧炤,還有趙春山,卻沒找研究兩岸第一把交椅蘇起、鄧振中,所以馬的動機,消極是為了官司,積極是為2020大選試水溫;兩個動機有連動性。簡單說,馬英九測試水溫若是、官司脫困可能性就愈高,因為法官也會怕民意就不敢判有罪。

  邱毅向中評社分析, 如果馬英九真的要探討“馬習會”,就得回溯執政8年兩岸政策上有兩件很重要的事沒做,一是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當時“國防部”還研擬了短程、中程、長程的計劃;南海一度情勢緊張,掀起兩岸合作在南海建立軍事互信一事。

  二是兩岸和平協議,這點連金溥聰都曾提醒過,但不到一天就消聲匿跡了,趙春山還為此出來打圓場說有廣義與狹義的和平協議,重點在廣義的和平而非狹義的協議,兩岸簽署20幾項協議都是廣義的和平一環等等。

  他進一步指出,兩岸ECFA簽訂後要進入兩岸租稅協議的協商,這就涉及主權問題了,因為何謂“稅務居民”?大陸是屬人主義,台灣卻是屬地主義,這就必需協調,馬英九當時大可進入兩岸政治協商但卻沒有做,等到2012年連任後爆發一連串狀況,包括“油電雙漲”、“證所稅改革”、“馬王政爭”、“2014反服貿太陽花運動”等,馬完全成了“跛鴨”。如果馬第一任時讓兩岸關係邁進到一定的程度,現在蔡英文即使走回頭路也不容易了,所以要探討“馬習會”,就該先檢討、交待過去沒做的事。

  邱毅說,馬英九如果想藉研討會為過去沒做到的事認錯、致歉,基本上是誠意不夠、言不由衷的,因為馬會“自我原諒”,這麼做只想“討拍”,否則為何沒邀關鍵人出席?如果馬在研討會誠懇說明過去明明要“先經後政”但卻沒進入“政”、說“先易後難”卻沒進入“深水區”的原因,是否是背後美國壓力或其他原因,這才算贖罪;如果避而不談或輕描淡寫,表面上只有一點檢討,事實上卻在“歌功頌德”這樣怎麼可能有贖罪之心?

  至於馬英九到底會不會投入2020大選?邱毅研判,馬不甘寂寞,但現實來說,馬與新北市長朱立倫、國民黨主席吳敦義3人之中排第3,因為馬三中案官司需要國民黨明助與暗助,若再有人出面告發、或作證不利馬的話,馬就慘了。所以馬不會和吳撕破臉,最後會視吳、朱兩人誰對馬有利,擇一而拱之。不過馬在2020大選裡仍會扮演重要。

上一篇:《政务服务》安徽让各类市场主体便捷创业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下一篇:《河南省商务厅》河南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焦锦淼被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