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军区白求恩》[原创]参观唐县晋察冀烈士陵园缅怀抗战先烈

晋察冀烈士陵园位于唐县城西北45公里处的军城南关村西,坐落在通天河畔。陵园占地68亩,历史上的阅兵场,西、北面城墙相抱,南侧潺潺河水绕过,东面通向军城镇。

晋察冀烈士陵园是中国共产党所建的较早烈士陵园之一。1940年5月1日白求恩墓首先,墓前石碑上刻有中共中央的唁电和祭文,镶刻着毛泽东、朱德、聂荣臻、叶剑英、吕正操、萧克、舒同的题词。

陵园享誉中外。加拿大、印度政府代表团曾来这里参加祭典活动,国际常来凭吊、参观。杨成武、吕正操老将军和马海德、傅莱等 华籍外国人以及曾在晋察冀战斗过的老干部,曾到此故地重曾到此故地重游,xxx总书记也到这里观赡并植纪念树。

陵园被列为保定市爱国主义基地,保定、石家庄、北京、天津等地的教师、大中学生,经常来接受传统教育,曾受过白求恩、柯棣华医治的老人到这里祭扫。

园内苍松翠柏 ,花果飘香,林墓相间,庄严肃穆,林荫下长眠着伟大的国际战士白求恩、柯棣华、国际 琼·尤恩女士。

白求恩、柯棣华的故事在那个红色的年代里是家喻户晓的,这里的墓穴说起来只能算是衣冠冢,因为两位友人的遗骸已于1952年11月6日经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河北省民政厅通知将白求恩、柯棣华的灵柩一同由唐县军城晋察冀烈士陵园迁葬到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1953年3月15日实施,同时迁葬的还有老红军骑兵团团长刘云彪和政委曾海庭的棺木。)

亨利?诺尔曼?白求恩(DR.Norman Bethune 1890-1939)加拿大共产党员,著名的胸外科医生、皇家外科学会会员、自治领***金及国家部顾问、圣心医院的胸外科主任、美国胸外科协会五理事之一。1890年3月3日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格雷文赫斯特镇的一个牧师家庭。1916年毕业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他青年时代当过伐木工人,卖过报纸,烧过锅炉,和劳动人民有着广泛的接触。他积极投身于工人阶级的斗争行列,热烈马克思主义,1935年在蒙特利尔秘密加拿大共产党。1936年冬志愿去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斗争。1938年3月,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派遣,率领一个由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组成的医疗队来到中国延安。因抢救八路军战士受伤,不幸于1939年11月12日凌晨5时20分在河北唐县黄石口村邸俊星家逝世。逝世前,他在遗书中向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表示:“我在这里十分,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多有贡献。”

白求恩逝世后的当天上午10时,我八路军交通站即派人将白求恩的遗体由张好义、邱洪奎、姜中胜等8人从黄石口抬往木兰村,下午1时到达,停放在甄庆进家西屋。13日上午8时,由甄庆进、甄庆俊等4人用担架将遗体抬到上苇村,近中午,停放在村中央大槐树下;午饭后稍事休息,由刘志义等8人抬担架经黑角、台子等村庄,到达粱儿沟村,在贾书茂家西屋过夜。14日天亮启程,经王支村,中午后到达草庄台村,在冯财子家北房东屋过夜。15日早饭后,由冯瑞等6人抬担架经蟒拦,中午石门,遗体停放在陈明宝家;稍事休息后由马长士等6人抬往于家寨,傍晚于家寨刘国朴家,稍事停留后抬往刘占贤家,在北房西头屋停放一夜。16日于家寨武装委员会指导员冯虎和几个民兵,把遗体抬到村中央戏楼前面的大官房里,由军分区第二休养所的同志、村里自卫队干部,给遗体净身整容后,用红绸裹体,外穿新军装,然后用白被单盖好。17日上午聂荣臻到达于家寨,向遗体。众人有组织地围成圈,脱帽肃立,向遗体三鞠躬。然后绕场一周,向遗体。接着举行了隆重的殓葬仪式,特选当地最好的柏木寿材,聂荣臻亲自为其入殓,摄影师沙飞摄下了这庄严肃穆的场面。当日夜由于家寨的青抗先队员刘四耕与部队同志一起,将棺木悄悄地下葬于村南狼山沟门,距山脚下废碾盘十步处。葬后,将地犁平,没留坟头,不留一点儿痕迹。三天后,日军到于家寨进行冬季“大扫荡”,后又多次,白求恩的初葬地始终没有暴露。

图为白求恩大夫追悼大会礼堂,当地人抬着白求恩的灵柩经过。

在白求恩入葬18天后,晋察冀边区又把白求恩的棺木移到唐县军城南关的古阅兵场葬于西北角高坡上。

罕见老照片:图为位于古阅兵场的白求恩之墓,在墓前面的假山上耸立着一座两米高的白求恩雕像。大门的两旁刻着“精神长留国际,功德永垂中华”

白求恩曾三次迁葬:1940年1月4日灵柩从于家寨起出,5日下午晋察冀边区在唐县军城南关的古阅兵场上,举行了有万人参加的白求恩大夫追悼大会,会后灵柩被安葬在古阅兵场西北角的一个高坡上。2月晋察冀军区决定为白求恩修建一座规模宏大的陵墓,以纪念这位伟大的国际。军区工兵连的战士破开冻土,挖好墓穴,起出棺木,头西脚东放到新墓穴里,然后用砖和白灰封闭。6月白求恩墓竣工了,门柱上方用弧形钢筋架起舒同书写的“白求恩之墓”。6月21日晋察冀边区党政军民1万余人在此举行了白求恩墓落成典礼。

1953年3月15日天完全黑下来后,人们举着20多盏马灯,将白求恩、柯棣华、刘云彪和曾海庭的棺木装上了车。16日拂晓沿着河套走,直到傍晚才赶到唐县县城。17日清晨唐县县政府在城南路口举行了送别仪式,中午运输队到了唐县火车站。下午白求恩、柯棣华等人的灵柩运送到石家庄火车站,华北军区烈士陵园的同志用马车将烈士的灵柩拉到陵园安葬,烈士终入土为安。

墓前石碑上刻有中共中央的唁电和祭文,镶刻着毛泽东、朱德、聂荣臻、叶剑英、吕正操、萧克、舒同的题词

琼?尤恩女士(Jean Ewen 1911-1987),加拿大人,生于1911年。母亲早逝,父亲汤姆?尤恩是一名贫苦铁匠,加拿大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1921年底因“煽动罪” 而被捕入狱。由于父亲被监禁,她便失学了,成了无依无靠的小女孩,为了生活,她到一间洗衣店作童工。后到北温尼伯的圣约瑟夫医学院护士学校学习,1933年毕业。毕业后找到一份工作,就是以天主教士的名义到中国工作。1933年初夏,她来到山东无棣县附近的一个小镇,在一家天主教堂开设的诊所当护士,后到济南。在山东工作四年中,她学会了一口流利的山东话,并有了一个好听的中国名字——于青莲。1937年6月她返回加拿大,在多伦多找到一份工作,生活变得宁静而优裕。这时,中国全面抗战爆发,一天她在《曼彻斯特卫报》上读到史沫特莱一篇关于中国正经历一场苦难和血与火的战争报道,特别是她又收到史沫特莱呼吁医护人员去中国的油印信件后,她再也坐不住了,经加拿大共产党介绍,她来到纽约,找到美国共产党和加拿大共产党联合组建的“援华委员会” ,参加了由白求恩大夫率领的医疗队,任翻译和护士。1938年1月8日,载着白求恩和她的“日本皇后号”驶离了温哥华来到中国,2月初又和白求恩医疗队一行乘飞机从香港到达战火硝烟弥漫的武汉,受到周恩来和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及史沫特莱等人的热烈。4月1日她和白求恩大夫到达延安,受到毛泽东亲切的接见,很快他们就开赴抗日前线。

白求恩于1938年4月去了晋察冀边区,而她却因为正在西安购买与白求恩错开了,留在陕北和晋绥边区工作,从此她再也没有见到白求恩大夫。由于的生活和繁重而又紧张的工作,她病倒了,1939年夏天她不得不离开延安回国治疗。不久又结婚了,生下二男一女。1981年早已半身瘫痪的她,以惊人的毅力写完了录《在中国当护士的岁月》,1987年在加拿大逝世。1988年5月20日女儿遵照母亲的遗愿,把她的骨灰安葬在河北唐县晋察冀革命烈士陵园内,白求恩大夫的墓旁。

陵园里有加拿大友人白求恩(DR.Norman Bethune 1890-1939)、琼·尤恩(Jean Ewen 1911-1987),印度友人柯棣华(D.S.Kotnis 1910-1942)、奥地利友人傅莱(Richard Frey 1920-2004)4位国际,这么多国际葬在一起,在中国怕是顶多的了。

奥地利友人傅莱(Dn·Richard·Frey 1920-2004),犹太血统,原名理查德·施泰因(Stein·Richard),1920年2月11日出生于维也纳市,少年时代曾在19区的多普林中学求学。奥被纳粹德国吞并后,他被迫家乡于1939年初中国上海,并先后在上海、天津、北平等地从事抗日救援的医务工作,曾任晋察冀军区医药指导委员、白求恩卫生学校教员和柯棣华并肩工作、战斗在葛公村。1944年经聂荣臻司令员介绍和彭真、王鹤寿的教导,连续了3年的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被边区人民称为“活着的白求恩”。 新中国成立后,继续留在中国并于1952年加入中国国籍,曾担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顾问等职,还当选为第六、七、八、九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全国委员会委员。2004年11月16日,因病在北京逝世。2007年7月23日上午10时30分,安葬在庄严肃穆的晋察冀烈士陵园今址。

柯棣华墓座落在白求恩墓的左边,柯棣华原名德瓦卡纳特·桑塔拉姆·柯棣尼斯(D.S.Kotnis 1910-1942),1910年10月10日生于印度孟买省的绍拉普尔镇。1936年毕业于印度著名的医学院——格兰特医学院。1938年9月17日,他和爱德华、卓克华、木克华、巴苏华等5位医生组成的印度援华医疗队到达中国广州,1941年1月,他“正式参加了八路军”——被任命为晋察冀军区白求恩国际医院第一任院长,兼任白求恩卫生学校教员。此时正是抗日根据地最艰苦、最危险的时候。也在这一年他与卫生学校的教员郭庆兰结婚,后来生有一子,聂荣臻取名为柯印华。1942年7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艰苦的环境、繁重的工作,使他积劳成疾,终因癫痫病反复,抢救,于12月9日凌晨6时15分在唐县葛公村逝世,年仅32岁,被边区军民誉为“第二个白求恩”。17日,晋察冀军区在葛公村为柯棣华举行的追悼大会和送葬仪式。1943年7月,在军城晋察冀列士陵园为他修建了陵墓(此照片处)。1982年在县城为他修建了纪念馆。1986年唐县白求恩、柯棣华纪念馆落成于城北今址。

这里安葬着在唐县地区牺牲的36位团以上抗日烈士。

在其中我寻到了三分区骑兵团团长刘云彪烈士的墓碑,我们的邻县望都,曾名云彪县,就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的,可惜现在的人知道的不多了。

刘云彪,又名文标,长汀县濯田镇露潭村人。1929年参加。1930年参加红十二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团通讯员、班长、排长。随部参加第一、二、三、四、五次反“围剿”。1934年10月参加长征,任红一军团一师侦察排长、连长,担任全军的侦察、开路的任务。1936年任红军骑兵团团长,是我军骑兵部队创建者之一。抗日战争后,任八路军一一五师骑兵营营长,率部开赴华北抗日前线。9月率部抢占倒马关,拉开平型关战役的序幕。随后率部在平汉铁路一带开展游击,配合晋察冀军民的反“扫荡”。1940年初任晋察冀军区骑兵团团长,率部参加“百团大战”。1942年4月12日,因病逝世。晋察冀军区颁发通令,号召全区部队官兵学习刘云彪忠于党、忠于革命的精神。建立“云彪县”、“云彪支队”,以纪念先烈的光辉。

拍照地点:河北唐县 相机:尼康 天气:晴 拍照时间:2018年10月13日

参观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一行10人动身往回走。愿聂帅的“悼死励生”四个大字能激励别忘了那些曾经为国捐躯的先烈们,尤其是千百万默默无名、尸骨不知何处寻的无名烈士们。

上一篇:《人报名》2019年度国考报名首日“脱零”职位仅占一成专家竞争度不会大幅提高
下一篇:《彭斯演说》彭斯演讲的外强中干,连蔡英文都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