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置税》北京住房空置率达20搞准数据再谈要不要收税

有关房地产税的讨论冷却了一段时间,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近期对媒体表示,我国住房空置率较高,其中北京空置率最高可达20%。他认为,房地产税应该分成消费税、流转税、空置税和物业税四个税征收。仇保兴的发言一下子恢复了舆论对房地产税的兴趣。

在两个月前,甚至今年更早的时候,我国房屋空置率问题曾引起相当的关注。但最后说来说去,空置率究竟是多少没有定论,无论是民间的统计热情,还是官方调查,都很难给出一个各方接受的数字。但一个大致不错的共识是,空置率太高了。除此而外,可说的不多。

这次空置率重新进入公众视野时,尽管它依旧一个统计学上可以的数字,但人们都知道,讨论的背景已经截然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几个月前,房地产税是否开征都是遮遮掩掩的,对此有不同意见的人以空置率的“不清不楚”,来支持不同意房地产税的立场。

现在我们知道,房地产税已经了实质性的立法阶段,它一直以低调的方式在遂行政策的意图。也就是说,空置率如何,不再是可以房地产税的障碍之一,而含糊的、总是居高不下的空置率印象,反而为张扬“房住不炒”纲领了依据,空置率多少为问题。

就各国各地区的经验看,确实着征收空置税的情况。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法国、荷兰、瑞典以及中国的香港地区等都为了不同目的开征这个税种。如果笼统的“与国际接轨”的做法,我们开征空置税也有据可循,它成为继续调控楼市的政策工具,也绝非不可。

(内蒙古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区的闲置住宅楼。摄影: Tim Franco)

当然,在援引境外经验来自证空置税的必要性上,有必要澄清理解上的误区。比如,荷兰的房屋空置率不到2%,对空置房屋采取的征收手段,但荷兰的空置税只针对办公室和零售场所,绝不对居民住宅下手,《空置物业法》的适用也受到严格限定。

中国香港地区征收空置税相当,但主要针对开发商。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和地区所征收的空置税,都有着严格的前置条件,并且建立在私有产权保护的基础上,有着清晰的法令来执行或约束。更重要的是,很少将空置税作为调控楼市的经济惩罚来用,它们主要服务于社会目标。

所以,如果真要学习国外经验引进空置税,那一定是经过了中国化的特色税种,是为了巩固“房住不炒、租售并举”的基本方针。更直接地说,目前开征空置税,一定会将本身含糊不准确的空置率往高了讲,顺势为催生房地产税制造更积极的舆论。

空置率的统计方法,现有的“黑灯率”“电费法”“水表不转法”等等都有着民科式的致命缺陷,贻笑大方,由此得出的结果可想而知。空置的形成,既有炒房客的投机原因,也有改善住房等刚需造成的闲置,还有家庭配置资产的合理考虑,以空置税佐证房地产税合理性,或许误伤。

2010年,在空置房调查试点之前,曾有人发起黑灯率来统计空置状况的活动)

与仇保兴支持空置税、进而为房地产税铺垫的立场相反,有经济学者认为开征空置税没有任何实际。更激烈的观点,它是“打土豪分田地”。这些立场对立,有的属学者视角与公务员思维,有的是政策制定者与一般的站位不同,但如果调控成为政策的优先选项,所有问题可能都不是问题。

总的来说,在“房住不炒”已经成为楼市政策核心的情况下,是不是真要出台空置税等“大杀器”,一方面要对现有的政策效果加以实事求是的评估,另一方面对税收依据的关键数据作出有公信力的调查,这对政策本身的权威性也有帮助,大而化之地描述政策依据,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劲。

上一篇:《启动振兴》乡村齐鲁样板示范乡镇选定聊城七乡镇入选
下一篇:《西班牙人均》2040年西班牙或成为全世界最长寿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