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劉琳語中評中日關係轉圜水到渠成

  中評社北京10月26日電(中評社報道組)在第八屆北京香山論壇上,中國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外國軍事研究所研究員劉琳就美台關係、中美關係、中日關係等問題接受了中評社記者的採訪。她表示,美國近來在台灣問題上的系列動作是在不斷地測試中國的底線和界限在哪裡。中美關係不一定會像有些人想的那麼糟糕,現在提”新冷戰“這個說法為時過早,中美之間還遠沒有到那個階段,也就是說還有很多的空間來可以來進行對話和合作。中日關係的轉變並不是說突然的,它其實也有一個過程,安倍此次訪華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

  中評社:美國近來在台灣問題上動作頻頻,日前有美國軍艦過台灣海峽,您如何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和態度?美國日後是否真的會在台灣問題上去挑戰中國的底線和原則?

  劉琳:自從特朗普上任以後,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諸多行動和做法跟以前的美國政府是不一樣的。比如,特朗普在還未上任的時候就同蔡英文通電話,後來美國又通過“與台灣交往法”,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中亦含有也欲加強美台軍事交流及對台軍售的內容。

  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種種作為和中美之間的大環境相關。在中美戰略博弈加劇的情況下,美國就有可能去打“台灣牌”、打“貿易牌”、打“南海牌”。“台灣牌”是美國眾多牌面中的一張。

  至於美國會否在台灣問題上突破中國的底線,我覺得美國還是會慎重考慮的。因為,畢竟中國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而且非常,非常堅定。台灣問題事關中國的主權,是中國的核心所在。美國近來在台灣問題上的系列動作是在不斷地測試中國的底線和界限在哪裡。但是美國能否突破這個,我個人覺得可能還不至於。

  中評社:有輿論稱彭斯日前的演講標誌著中美之間進入了”新冷戰“,您怎麼看?

  劉琳:現在提”新冷戰“這個說法為時過早,中美之間還遠沒有到那個階段,也就是說還有很多的空間來可以來進行對話和合作。現在中美之間的關係和歷史上冷戰時期的美蘇關係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當前的時代已經不同於美蘇冷戰時期的時代背景,因為美蘇冷戰時期美蘇分別處於兩個截然不同的陣營,而且當時雙方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是你死我活的、經濟體制更是完全相互隔絕的。但是在現在,我們處於相互依存的世界,中美兩國的經濟已經密不可分,即便是美國想打貿易戰,那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中美兩國之間的利益都是相互交織的。所以美國也會要反思,中美之間的這個貿易戰到底能打多久,對雙方損失是多大。

上一篇:《盔甲後》文科男純手工打造“戰國”盔甲
下一篇:《西班牙人均》2040年西班牙或成为全世界最长寿国家